網貸之聲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信而富沉浮錄:“理想主義”P2P的無奈和遺憾

2019-5-23| 發布者: wenshuang| 查看: 135| 評論: 0|來自: 馨金融

在過去幾年,P2P行業大起大落的發展歷程中,有很多令人發指的惡行發生,但也有一些值得尊敬的公司出現。我們無法扭轉行業前進的方向和結果,但至少可以不要完全抹殺那些曾經努力過的創業者們。

4天前,老牌的P2P平臺信而富宣布推遲提交2018年財報的消息,并表示已接到紐交所的通知函,令其在六個月內采取一些措施整改公司并挽救低迷的股價,以重新符合上市標準。


該消息一出,股價更是一瀉千里。截止5月22日美股收盤,信而富每股0.28美元,較發行價(6美元)跌去95.3%,市值僅有1840萬美元,較巔峰時期更跌去近98%。

在本周之前,這家上市已兩年的公司,股價一直跌跌不休,直到今年4月17日,跌破1美元的「警戒線」。(按規定,股價若連續30個交易日低于1美元,將可能被啟動退市程序。)

不斷下探的股價只是其增長停滯、高管動蕩、前景堪憂的映射。

在國內P2P行業遭遇強監管和嚴整改的一年多里,與其它同業一樣,信而富的業務發展陷入了困境。但令其壓力倍增的是「上市公司」這個身份意味著它要接受來自市場、機構、散戶等各方更為嚴苛的審視。

作為國內起步最早、上市最早的P2P平臺之一,信而富趕上了一個移動互聯網發展、互聯網金融崛起的黃金時代,也抓住了這波金融科技上市潮帶來的機會。 但無奈,有時候「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更令人唏噓的是,信而富是為數不多一直堅持低利率和穩增長的平臺,這在浮躁又激進的P2P市場中頗為難得。但是,克制而理想化的「Low and Grow」策略終究不敵復雜多變的市場和監管環境。

這家最早提出「現金貸」一詞并涉足該業務的互金平臺,幾乎從來沒有在現金貸業務上賺到過錢,或者,還來不及賺錢,就被波濤洶涌的時代大潮沖垮了。(注:這里的現金貸是廣義上的不基于場景的超小額信用貸款)

1

海歸博士,新興市場

2001年,在美國消費信貸風險管理領域浸淫了十多年的王征宇回到了中國,這位美國芝加哥伊州大學統計學博士先后供職于Sears和Grey MDS等公司,合作客戶遍及全球最頂尖的商業銀行、信貸公司等。

帶著信貸風險管理專家的頭銜,王征宇回國便創立了首航財務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下稱「首航財務」),主要業務是為國內銀行提供消費信貸和信用卡解決方案,不少國有大行、股份行都是首航財務的客戶。

根據首航財務官網上的介紹,巔峰時,它曾與一半以上的全國性銀行及眾多金融、科技機構都有業務合作,提供貸后決策管理系統、授信決策管理系統等各類信用風險管理服務。

按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是最具增長潛力、最有商業前景的金融科技To B模式。只可惜,那是本世紀初。中國金融市場改革起步不久,銀行卡剛剛實現全國聯網通用(2002年銀聯才成立),更別提消費信貸和信用卡的發展。

2005年,王征宇創立了信而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除了繼續涉足風險管理方面的業務之外,還做了一段時間信用卡發卡代理,直到2009年才轉換了商業模式。

這一次,他也是早早地踏上一個新賽道——P2P。

整合了首航財務和信而富之后,新公司于2010年推出了中國式P2P,即線下+線上的模式。彼時,作為舶來品的中國P2P行業還處于相對早期的階段,但在美國和英國,以Lending Club、Prosper和Zopa為代表的P2P平臺冉冉升起,并逐漸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有著光鮮履歷和海歸背景的信而富團隊自然也得到了資本的青睞,在首航時期,公司于2005年和2007年先后完成了規模300萬和2100萬美元的兩輪融資;爾后在2015年,信而富又獲得了由Broadline Capital領投,瑞銀投資銀行(UBS Investment Bank)等跟投的C輪融資,規模為3500萬美元。

與當時普遍出身草莽的P2P平臺不同,擁有良好從業背景和風控經驗的信而富團隊從一開始切入的便是「高難度」市場——件均額度較大(6000-10萬)、貸款期限較長(平均期限20個月)的信用貸款,主要通過線下獲客。

跟Lending Club、宜人貸一樣,信而富也建立了自己一套的信用評分體系。由于國內沒有像FICO一樣成熟的信用分模型,公司需根據自己能夠掌握的數據,包括信用卡記錄、結合薪資、職業、家庭狀況等自己對用于進行識別和劃分。

彼時,宜人貸將用戶劃分成ABCD的四個等級,信而富則將借款人分成七個類別,每一個評級對應一個預期的違約率,從1到7信用度依次降低,信用風險逐級上升。

不過,曾經在銀行業踐行的信貸管理經驗并沒能在P2P行業成功復制。事后來看,這段線下展業的成績并不理想。

一方面獲客成本居高不下,根據信而富招股書中的信息,線下獲客的生活貸款,獲客成本從2014的825美元,漲到2016年約1072美元。而該產品件均收入不過1500美元,獲客成本就占了70%。

另一方面,「面對面」獲客并沒有降低貸款風險。以2010年為計算起點,其生活貸款的整體壞賬率(M6+)截至2014年底、2015年底和2016年底分別是7.3%、11.8%和14.9%。

事實上,這也是中國P2P行業發展初期的一個普遍困境:線上+線下的模式抬升了獲客成本的同時,并沒有有效利用互聯網的技術和優勢提升效率、減少風險,進而優化商業模型。

王征宇也看到了這個瓶頸。于是,2015年開始,信而富轉而發力線上小額信用貸款,信而富將這個業務命名為「現金貸」,即無消費場景的小額信用貸款,期限在14天至3個月、額度在500元—6000元之間。

在推廣「現金貸」業務之初,信而富的渠道重心并不在自己平臺手中,而選擇了與騰訊、百度等一批互聯網巨頭合作,將它們的流量優勢與自身的風控能力相結合。

這種優勢互補的方式很快便奏效了,當時與信而富對接的QQ客戶端,月活已經達到近6億,這直接帶來了信而富業務規模的暴漲,半年內該產品累計放款超過150萬筆。

也是同一年,中國的P2P行業發展到了一個巔峰,新上線平臺超1500家,全年網貸成交量近萬億,同比增長近300%,中國P2P第一股——宜人貸也在這一年的尾巴上市了。

2

上市一役,福禍相依

從信而富發展的前半程來看,高管團隊華麗的從業背景和豐富的業務經驗讓它們獲得了一個不錯開局,并且在資本和資源上的優勢遠勝同業。而從戰略上來看,不管是涉足P2P的時點,還是專攻線上、發力現金貸的時機都有抓住。

但與當時極速狂飆、充滿狼性的競爭環境格格不入的是,在商業化方面,王征宇一直對于利率的控制極端嚴格,他希望通過技術優勢、風控優化、提高復貸率等手段獲得盈利,而非依靠提高利率和大數法則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

當時,信而富的獨立董事張化橋稱,「這是一家能讓他晚上睡得著覺的公司」。在野蠻生長、人人自危的P2P市場,這個評價背后的意義不言而喻。

王征宇設想的理想狀態是:更低的借貸成本→更多的高質量EMMAs(Emerging Middle-Class, Mobile Active的簡稱)→升級高質量借款人→更好的信用表現,形成良性循環的網絡效應,將信用客戶生命周期的價值最大化。

這個策略后來被他上升為信而富的公司戰略——Low and Grow(低起步、穩成長),并一直延續到上市。具體來看,信而富也確實采取了一系列具體的措施,包括長期的低價策略、對老用戶投入更多運營以提升復貸率。

根據招商證券測算,信而富最主要的兩大業務,中長期的生活類貸款和短期的消費貸款,在2016年的綜合服務費率都不超過30%,尤其是短期消費貸款,也就是「現金貸」的綜合費率甚至低于25%,這個數字要遠低于同業。

事實上,這種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幫助沖擊上市的信而富贏得了市場信心,在2015年以后在線借貸市場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信而富的業務規模增速不斷創下新高,且展示出了巨大的增長潛力。

尤其是后來發力的消費貸款業務,其貸款規模從2015年的3.49億美元快速增長至2016年的6.12億美元,到2017年,其規模則進一步擴張至28.5億美元。

同時,信而富在招股書中提到, 2015年第四季度中,首次借款的用戶平均貸款規模為71美元,在12個月后提升至148美元,而每個借款人的平均累計貸款額則從第一個月的約100美元增加到第12個月的約1000美元。

盡管業務規模增勢迅猛,但在營收和利潤方面,信而富一直表現不佳。

在同業賺得盆滿缽滿的那幾年,信而富幾乎沒有盈利過。公開數據顯示,信而富從2015年到2017年虧損金額分別為3000萬、3300萬和3700萬美元,虧損呈逐步擴大的趨勢。

進一步來看,從2014年到2016年,信而富的總營業務費用從5856萬美元增長至8922萬美元,同期營收卻從5776萬美元減少至5586萬美元。營收不斷收縮,費用逐年增長,這在P2P市場一路狂飆的那幾年頗為少見。

在上市之初,王征宇對于公司虧損的解釋是,信而富選擇了一種先投入、后盈利的策略,需要讓客戶逐步建立平臺仍處于獲客階段。與此同時,平臺還處于快速發展期,如果停止獲取新客戶,馬上就可以盈利。

按照當時普遍的思路,率先上市的P2P平臺會獲得一定的品牌溢價,在公信力、透明度上的提升,有助于公司獲取更多的資源和資本,推動其發展。更重要的是,在行業監管加碼的時期,「上市公司」的身份本身也是一道護身符。

所以,與宜人貸一樣,由于當時國內的P2P市場已經動蕩不安,國外的資本市場普遍持觀望姿態,這兩家P2P公司上市的過程都頗為曲折,發行價上也做了不小幅度的讓渡。

宜人貸從拿到SEC的無異議函,到掛牌時隔了三個月,信而富的情況也類似,審核通過后過了4個月才正式敲鐘。并且,相較于原計劃,這兩家公司最終的融資規模則分別縮減了25%和40%,當時被媒體稱為「流血上市」。

IPO將這兩家公司推到了公眾面前,而在嚴苛的信批制度和來自投資者、律所、SEC等多方的監督之下,宜人貸和信而富迎來了更大的挑戰。尤其,當它們身處一個野蠻生長多年、監管體系尚不完善的P2P行業。

兩家公司的股票都在掛牌后不久破發,宜人貸在觸底之后迎來了一波上漲。但信而富就沒那么幸運了,雖然也在中概股大漲的時候一度將股價推高到12美元附近,但從2018年開始就再也沒能扭轉頹勢,一路向下。

成為公眾公司對于業務的拉動不如預期,而與此同時,它們又要面臨來自國內的監管部門和國外的資本市場的雙重壓力。業務增長乏力,股價跌跌不休,兩者又相互作用導致局面情況愈發艱難。

事實上,后來上市的新金融,以及新經濟公司都沒能走出這個困境。對于這些新興的公司來說,上市的壓力已經遠多于動力了。

3

生死邊緣,命運轉折

市場沒有給信而富留下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推進Low and Grow戰略,在一個動蕩又復雜的市場,過于穩健和保守的戰術無疑等于慢性自殺。

2018年年初開始,從宏觀層面的貨幣政策收緊,到針對行業的現金貸、P2P整治;從要求P2P平臺「雙降」到「三降」(降余額、降人數、降店面),從利率限制到規模收縮,層層加碼。

在此背景下,P2P行業接連遭遇了幾輪「暴雷潮」,來自輿論、市場和監管的壓力達到一個頂峰。與此同時,共債風險快速上升,資產質量加劇惡化。大多數平臺,尤其涉及消費金融、在線借貸的公司不得不轉而收縮戰線。

但內外交困的信而富卻開始了一波「求生」操作。

2018年4月開始,信而富的用戶們發現改了名字、升級了服務的貸款產品更加不好用了。因為借款額度常常告罄,他們不得不通過成為付費會員或在商城消費等形式增加搶到借款額度的概率。這不僅不利于用戶體驗,更變相提高了用戶的綜合借款成本。

在當時的市場情況下,這樣的「套路」并不鮮見。表面上看,平臺是希望收取更多費用,但實在是因為背后的資金供給緊缺所致。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信而富的交易規模幾近腰斬,而后的二季度環比又進一步下降了17%。

規模收縮、增速放緩等問題導致信而富的虧損進一步加劇,為此,它不得不通過裁員、關店,減少獲客、運營投入等方式「節流」。僅2018年二季度便縮減了15%的人員,關閉20多家線下數據驗證中心,并將線下獲客的部分產品全部轉到了線上。

在市場環境惡化、用戶信心不足的時期,這些操作并沒有扭轉頹勢,反而加劇了不安情緒。根據其披露的信息,過去一年,信而富進行了至少4次重要人士變動,包括CRO、CFO、CSO等核心高管和董事紛紛離場。

到2019年初,信而富平臺上的債權轉讓難度加大,隨后并正式通知平臺的投資用戶,從4月15日起,對客戶的本金和收益兌付作出調整,開始實施分月兌付。

這則告示無疑成為了信而富的「病危通知」,加劇了市場和用戶的恐慌,終于在4月17日跌破了1美元「警戒線」,而在過去一個月時間里,信而富的股價依然在持續下跌。

如今,紐交所的一紙通知無疑是雪上加霜,在當前的市場和監管環境下,P2P平臺要想扭轉業績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以預見的是,信而富面臨的形勢只會愈發緊迫。

曾堅定支持并投資信而富的一位朋友認為,這家公司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源于不接地氣、不夠狼性。商業的世界是殘酷的,由海歸精英主導的、帶著不合時宜的理想主義情結的信而富,最終還不敵一些本土的實用主義者們,例如趣店。

九年時間,從行業先鋒到瀕臨退市,信而富的歷程只是中國P2P浪潮中的一個縮影。我們很難用成敗去定義它,不管是這家公司,還是這個行業都承載了太多無奈和遺憾。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熱門圖文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圖片新聞


帖子頭條


    推薦新聞

    網貸之聲

    GMT+8, 2020-2-19 , Processed in 0.0468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www.oaaqvh.live

    【網貸之路】-專注p2p網貸、網貸平臺、網貸理財、綜合性網貸新聞社區

    返回頂部
    皇冠国际娱乐平台账号 广东快乐十分 澳门盘口即时赔率 自己赚钱不告诉室友 500万彩票网足球即时比分 重庆百变王牌 北京什么地方赚钱最快 麻将三国安卓免费版 咸鱼卖东西能赚钱吗 网上投10元赚钱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皇帝王成长计划赚钱 南昌麻将外挂 深圳风采 英雄联盟背景故事 最赚钱的真石漆 掌心福州麻将作弊器